豌豆财富-官网

新中国经济70年·加入WTO|亲历者孙振宇:入世是

  2001年12月11日,中国成为WTO的第143个正式成员。这是中国改革开放史上重要的里程碑。中国“入世”为经济全球化进一步发展注入了新的生机和活力,中国以自身的发展带动了世界经济的发展。中国入世的意义,也体现在中国作为新兴经济体的代表,促进了不合理、不公正的国际经济秩序改变和全球经济治理的演变。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变局”,民粹主义抬头,经济霸凌主义不断恶化。此时此刻的中国挺身而立,成为全球多边贸易体制的坚定维护者。

  2001年11月11日,时任中国外经贸部部长石广生在中国加入WTO议定书签字仪式上举杯庆贺。当年12月11日起,中国成为WTO的第143个正式成员。(新华社)

  中国刚刚加入WTO的时候,国内对入世的批评声音非常大。一些学者与政府相关主管部门普遍存在担心,怕这是“狼来啦”。因为中方在入世协定中做了不少承诺,包括大幅度降低货物进口关税,开放服务贸易市场,修改相应的法律法规等,这些都很有可能给国内的企业和就业带来冲击,甚至会影响社会的安定团结。因此,我们如何应对入世带来的挑战是当年国内面临的最大课题之一。

  为了妥善应对这一挑战,认真履行我国的入世承诺,国家专门举办了省部级领导关于世贸组织规则的培训班,总理等国家领导人亲自授课,各个省份党政一把手都参加了培训。当年参加谈判的各个部委领导和专家学者为培训班成员系统讲解了世贸组织的相关规则以及中国入世后需要做哪些内部改革工作。

  除了国家层面的培训班以外,各个省市与地方的培训班也办得热火朝天,在全国掀起了学习世贸组织规则,认真履行入世承诺的热潮。这是一项非常艰苦细致的工作。

  中国入世后,经过一段过渡期,中国政府完全按照承诺修改了2000多项法律法规(加上修改地方的法律规章共19万多项),货物进口平均约束关税从43.2%降到15.3%,放宽100多项服务贸易分部门准入限制,获得世贸组织成员普遍好评。总干事拉米甚至对中国履行承诺给了A+的评价。这一切都来之不易。充分体现了中国政府为履行入世承诺付出的巨大努力。

  记得当年吴仪副总理曾指示我们要“学习规则、熟悉规则、运作规则,同时要积极参与制定规则”。而且她强调,“在世贸组织谈判中,不当绊脚石,不当领头羊。”由于我们刚刚加入WTO,是个新成员,即便想当领头羊,条件也还不具备。不过我们虽然是新成员,但毕竟经济体量摆在那儿,其他成员也不敢小看。

  中国在世贸组织里的地位和影响力,有一个发展过程。在世贸组织里,印度和巴西作为创始成员一直是发展中国家的领袖。我们是初来乍到,而俄罗斯当时还没加入WTO。世贸组织重大决策长期由欧美主导,美国、欧盟、日本和加拿大这四方很强势,基本上重大事项,都是他们先私下商量好,再与其他主要发达国家协调。方案提出后,他们会通过各种关系和手段,胁迫发展中国家接受,基本就是这么一个套路。

  中国加入之后,和印度、巴西、南非、阿根廷等国家抱团,并与东盟、非洲、拉美等广大发展中国家密切合作,在整个多哈回合谈判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在当前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盛行,多边贸易体制日益被边缘化的形势下,一些成员对WTO改革的讨论日益升温。这对阻止逆全球化势头的蔓延,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的权威性无疑是一个值得欢迎的举动。

  我们必须承认,WTO并不完美。其弊端就是太民主了,所有事项都要协商一致。多哈回合之所以这么难,一个重要原因是把20多个议题打包,要在164个成员中达成一揽子协议,这个难度就太大了,所以谈了17年也没结果。

  我觉得当前WTO面临最迫切的挑战是如何使所有成员都回到遵守WTO的基本规则上来,不能让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大行其道,不能允许任何颠覆WTO基本规则的企图得逞,不能允许某一个成员的国内法规凌驾于多边贸易规则之上。

  保证WTO贸易争端解决机制正常运行是当前最为紧迫的任务。对今后贸易争端解决机制的改革,多哈回合谈判中各个成员已经提出了许多建设性意见,但总体上成员普遍认为WTO争端解决机制比起许多国际司法机构的运行均获得更多的好评。目前存在的一些缺陷完全可以通过成员进一步谈判加以改进。

  在讨论WTO改革的过程中,一些成员为了防止美国退出WTO,建议重点讨论解决美国当前最关切的议题,如政府补贴、国企纪律、竞争中立、强制技术转让与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等等。实际上,这些议题有些在多哈回合谈判的议题中已经涵盖,有些则属于新议题,需要在今后规则谈判中妥善解决。这与WTO的改革是属于不同层面的问题。

  毋庸置疑,各个成员对制定新的贸易规则都有自己的关注和诉求,现在一些发达成员抱怨WTO对其不公平。如果说WTO存在不公平的话,首先是对发展中国家不够公平。现在的WTO基本规则,都是在发达的大国主导下制定的,长期以来,发展中国家不断地进行改革以适应WTO规则的各项规定。

  特别是乌拉圭回合增加了服务贸易,与贸易相关的知识产权协定(TRIPS)、与贸易相关的投资协定(TRIMS)等内容后,发展中国家在WTO内享受的权利与承担的义务出现巨大反差,大大提高了他们履行承诺的行政成本。多哈回合谈判的初衷是要重点解决发展中国家关注的不公平问题。这是WTO面临的一项重大挑战。所以,我们在讨论今后WTO改革的方向,应当对发展中国家的各项关注与诉求给予充分的考虑。

  应该说,中国入世是中国改革开放进程中的一个里程碑,我觉得入世最重要的作用是给国内外企业的营商环境带来巨大改善。投资贸易环境的稳定性和可预见性对提振中外企业开展经贸合作的信心发挥了重要作用。

  入世对深化我国外贸体制改革意义重大。以前,全国只有十几家外贸专业公司有进出口经营权,入世后国企、外企、民企三大外贸主力军一起发力,货物与服务进出口、吸引外资与对外投资业务都取得长足进展。由于来料加工与进料加工业务的广泛开展,许多企业直接加入了全球价值链当中,为提升中国企业产品质量与国际竞争力打下良好的基础。经过10多年的奋斗,使我国成为世界第一贸易大国、第二大经济体。

  入世对我国的法制建设也发挥了积极作用。世贸组织许多基本原则如透明度原则、非歧视原则(包括最惠国待遇与国民待遇),以及贸易投资自由化原则对我国国内各个经济领域的立法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当下,国际上出现了“百年未有之变局”: 英国脱欧,特朗普退群,逆全球化,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中美经贸摩擦等等,给我们带来巨大挑战。

  不过,今天的中国早已今非昔比,“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我们只需要按照我国经济发展的节奏和自主的时间表,进一步扩大开放,坚持深化改革,是我们应对当前挑战的法宝。正如习主席在许多重大国际场合所重申的,中国改革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而且会越开越大。

  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最重要的是办好自己的事。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对国企、外企、民企要一视同仁,解决好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市场准入等问题,进一步开放服务贸易市场,对外资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与负面清单管理,并且不断减少负面清单。不过在金融领域的开放要慎重,防止系统性金融风险。

  与此同时,我们要高举经济全球化的大旗,力挺多边贸易体制。在国际舞台要坚持扩大我们的朋友圈,加强与金砖国家、上合组织成员国、亚非拉各国的密切合作,以“一带一路”倡议的逐步落实作为纽带,推动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自贸区谈判,推进互联互通。总之,通过贸易投资多元化减少中美经贸摩擦给我国带来的负面影响。